行理化律

“愿意吾辈之青春,守护这盛世之中华。”

我的国,生日快乐!

一些忆难忘的少女妈妈们

一、


只要中途放弃,没有选择生下我,妈妈也许就不用死了。 

小小的年纪,她该有多害怕啊,她也不过是像我现在这般的年纪。 

——

“依洁尔兰一心只是想保护你。”

“你是儿子还是女儿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


二、


可是爸爸展现给我的梦里,精灵姐姐一直都非常漂亮。

——

“我根本不可能疼爱那个取代你活下来的丫头。”


三、


“啊啦,这是妈妈想教你的一些东西!第一,战斗时要一直保持警惕,即使对手是你妈妈~但是,你叫声妈妈,我就放开你哦~”

——

“小懿,以前你是个好女孩。”

“现在你是个好母亲 。”


四、


“不过,我有世上最棒的妈妈!妈妈不仅非常漂亮,而且理论知识相当丰富!”

“就是执行能力差了点。”

——

“因为妈妈就是这样对我的。”

“是的,她的爱传到了你心里。”


对奕

斯海尔托亨博斯,罗奥伦——

“您好,猊下。”华曦微提裙摆,欠身施礼。

“您好,爱丽丝殿下。”埃辛也微笑颔首。

彼此目光交汇——

冷漠与虚伪。

而他们,及他们身后的侍从都深明这一点。 

最终是华曦先错开了目光,埃辛先开了口:“爱丽丝殿下为什么会在斯海尔托境内呢?”

“为什么您不提前上示呢?斯海尔托这边也好提前做好欢迎。”

欢迎?

华曦在心中冷笑,端着的却还是颇具端庄的样子。

“不劳圣皇和猊下费心,华曦此来,不过是听闻小妹……”

“阿西西!阿西西你等等我!喂——!”

熟悉的声音让华曦一怔。

果然没错。

从转角奔过来的少女,柔婉秀丽,一举一动皆带温情。

奥格利帝国公主,亚莉莲娜。

“阿……!华曦?”莲娜惊讶地捂住了嘴。

华曦不是在布莱恩吗?

难道,与爸爸联络好了,要来抓自己?!

不会吧不会吧……旅程才刚开始就要结束了?! 

“亚莉莲娜殿下?”埃辛显得也很意外。

“猊下……?”

亚莉莲娜傻了。


·

“北方大陆可没有您想象得那么安全,我不能让公主殿下一个人冒险。”埃辛坚定道。

“猊下放心,小妹只是要回布莱恩,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华曦语气虽淡然,却不失礼节。

“……”埃辛的表情微凝,“爱丽丝殿下回到布莱恩也不过二载,关于北帝国,您或许也只知其一而不解其二。”

无意识之间,华曦眉头微微皱起。

“猊下想是多虑了,小女知道斯海尔托亨博斯与布莱恩就足矣了。”

看似客气,但华曦的表情实则在慢慢变冷。

尤其是提到两国之名时。

她一向没什么表情,却在看向斯海尔托亨博斯的人时冷得不像话,让埃辛身后的一众圣骑士既紧张,又厌恶。

倒也不怨他们,仅仅一载,北方大陆现在几乎无人不知“爱丽丝华曦”——布莱恩未来的铁血女王,生满了荆棘倒刺的铿锵玫瑰。

“……”

“……”

“呵……”

哈维尔闲闲地靠在墙上,红眸在二人之间来回飘荡,𠻗着点微妙的笑意。

看上去倒是乐得见他们之间的针锋相对。

华曦微微昂首,毫无压力地对上埃辛的眼眸。

她知道,面前的人与她一样

像自己厌恶他,他一样的憎恶自己。

他和自己一样,对立场不同,且代表了自己对外一面的对方,充满了冷漠。

对外的一面……

冷漠,心计,权术。

“stop,”莲娜举手,“其实可以一起去旅行的。”

像她隐藏了身份一样,华曦与埃辛也可以暂时不做针锋相对的对手。

她希望,他们都可以暂时成全自己。

“……”

“……”

虽然,但是。

莲娜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对立,不仅仅是国家层面的问题。

还有对“另一个自己”的厌恶。

“啊……莲娜殿下可真会开玩笑。”埃辛温柔的笑笑,“果然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的可爱。”

他可能比她更会隐藏自己。

华曦在心底叹了口气。

莲娜……为什么会招惹上这么个可憎的家伙?

她承认,她确实看不懂埃辛在看向莲娜时,眼中见的奇怪的变化。

但她能看出埃辛对莲娜的,那一线偏执与欲求。

如果埃辛真的逾越了……

他不是好人,她也不做善类。

@白桦浊酒【请见置顶和简介。暂退。♡】 

未来妹夫与未来妻姐的神仙battle,简称聪明人之间的对奕。

虽然华曦并不知道埃辛深爱着莲娜,但不妨碍她反感甚至厌恶对方。 

说起来,在跟阿酒谈及埃辛与华曦的立场与华曦自动把埃辛划入敌阵及埃辛接受无能华曦时,我就在想——

这不就跟握手时明明想捏碎对方的手掌却还要强憋着抬头对对方微笑一个理。

这俩人,一个疏离型白切黑,一个心怀家国的冷漠girl,想骂对方又强忍着对对方客气礼貌的样子,绝对爽翻了。



Witche and elve

“妹妹”

这个词对于前世的华曦来说,着实陌生。

她是孤儿,是铁面无私的“铿锵玫瑰”。 

玫瑰是带刺的,她也拥有着生人勿近的冷漠气场,让人望而却步。

“噗嗤——”锐利的短刀穿透她的心口,殷红的血液随着那人粗暴的拔刀动作喷涌而出,染脏了一身洁白的正装。

疼,很疼。

——那是她昏死前,唯一的想法。

·

“华曦……爱丽丝华曦……”

“小曦,妈妈爱你。”

冷,好冷。

她感觉自己处在一片冰冷的黑暗中,孤独一人。

她想奔跑,可是她连方向也找不到。

就像在传说中的虚无之地一样,没有时间,没有光明,没有方向,更遑论温暖。

忽然,

她感觉到一只手在触碰她,在抚摸她,手上的一点温度传递到了她身上,“小曦……你不会是孤单一个人,你还有妹妹……”

“你的妹妹,与你骨血相连。”

“如果可以……”

面色苍白的依洁尔兰甚至无力擦去额上的虚汗,只是痛苦的闭上眼睛。

如果可以,希望你们永远在彼此身边。

妈妈为你们的父亲许了最深的诅咒,给予了你们最后的祝福。

……

“布莱恩,北魔女王国……妈妈的国家……”

华曦用手摩挲着那精致的护身符,对着清澈的湖中自己的倒影,开始想象妈妈的样子——听说妈妈作为人质来到奥格利时,不过少女而已。

她现在年纪不大,已经很有几分倾城姿色,那妈妈……该是有多美?

这副沉思的样子落入了别人眼中。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北方佳人,聪慧而美丽。

莲娜看着立在湖侧的小小少女,暗叹古人真有眼光。

“嗒——”

一个轻巧的花环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她的头上,她神色一怔。

“哈哈哈,华曦好漂亮!”

莲娜吐着舌,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狡黠的笑意。

她取下花环——是雪滴兰及宫灯百合,白色搭着金色,浅色的缎子在花间隐着,刚采摘的花还带着些露珠,的确很好看。

莲娜编花环的技术越来越纯熟了,搭配的也好看,华曦想,也许艺术这条道路会适合她的。

雪滴兰和宫灯百合也很适合她们,很漂亮。

“华曦——是不是超漂亮?”太阳从叶缝间透过来,照在妹妹的侧颊上,给她镀了层浅金的光芒。

红眸弯起,露出最灿烂,最纯洁的笑容。

“是的,很漂亮……”

“那就带上嘛,带上了就会更好看的!”人会比花环更娇,更好看——莲娜想。

鬼使神差的,她居然真的带上了。

“……华曦,你今天好怪。”

“怪、怪好看的!”

@白桦浊酒【请见主页置顶和个人简介,谢谢💖。暂退。】

写文就要写甜文!

番外——“光来之前”

“小曦,你要明白自己变强的意义……”

“因为妈妈很弱。”

“:D”妈妈笑着拔了一把他的头发,“小曦……今天你没有饭吃了!”

“妈妈……我可以自己狩猎食材。”

“……”

妈妈,完败。

曾经是不是有许多人对自己这么为难——亚莉莲娜抚额痛吟:“一报还一报。”

“妈妈?妈妈你不要生气……”

“……”

她顿时豁然开朗——做妈妈可比做妹妹做女儿轻松多了!

然后他就习以为常的看着妈妈又搂着他傻笑,心内微觉无语的同时感概妈妈的怀抱好温暖……

·

“凭空创造一个生命,就要消逝掉一个生命。”

“小曦,如果想再次见到你的妈妈,你可以……付出她的另一个血亲……”

那个人意有所指看了看华曦,“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

华曦没有插话,沉默着,似乎是在等待着他的审判。

曦律握住了她的手。

“……小律?”

“妈妈说过,敌人的话……不可轻信!”

·

“小曦,小曦,小曦……”

在妈妈消失前的那一个晚上,他其实一直是醒着的。

但妈妈希望他是睡着的,所以他必须是“睡着的”。

妈妈用手轻抚他的发顶,一遍又一遍的念着他的名字。

“小曦……”

“小曦,我爱你。”——华曦,我爱你。

他听着,妈妈的声音逐渐微弱,直至消失。

他一直都是醒着的。

·

“让妈妈回到自己身边。”

他其实很清楚,自己在坚持一件不可能的事。

“华曦,你很像妈妈。”

“嗯……嗯?!”

“你和妈妈一样,是我的灯。”

虽然不同,但是非常像。



朱颜改

“谢谢你,华曦。”

“你也要获得幸福,华曦。”

白净得过分的小脸上仍是没有什么表情,可是华曦知道他的真心。

“嗯。”华曦笑着感慨着,面瘫的一点绝对是随父。

孩子的母亲……

“……妈妈说过,不能让女孩子哭。”曦律收回帮她拭泪的手,耳尖粉粉的。

“……你妈妈没教过你男女授受不亲吗?”

“……教过。”

华曦微觉无语,你妈妈教过什么,我当然是都知道的。

“小律……”华曦忽然唤他。

“很早以前,我就知道了。 ”

·

啊,又迷路了。

历经了多次迷路的华曦,已经麻木了。

在这磁场内,引路精灵没有起到一点的作用。

“不许动——”

“?”

“把财物全都交出来——”

……

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吗?

有。

“啊啊啊——”

忽然出现的少年,将盗匪全都打到了。

动作行云流水,出手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如果不是少年那冷淡的目光转向了自己,华曦还真的想叫好。

妈妈说过,斩草要除根。

下定了决心的少年目光一瞬变得犀利,向女子袭去。

?!

“……?”

华曦有些错愕的看着突然停下手的少年。

他明明已经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却在能要了她命的那一刻停止了发力。

“护身符……” 

少年愣愣地看着华曦胸前的护身符。

和妈妈带着的吊坠好像。

少年思考着——下一秒他的视线就黑了。

“呼。”华曦收回砍向他脖颈的手,手搭着少年的瘦削的肩,想把他扯离自己的身体。

却发现少年死死地埋在了自己的胸脯。

“?!”

“妈妈……”睡梦中的少年喃喃着。

明明是一头清爽的银红色短发,却有左右两颊纤长的头发垂在胸前,为他增添了几缕媚意。

华曦沉默了。

·

妈妈又坐在那里了。

又在凝望着那耀眼的太阳。

“……”

“小曦……”她念遍了所有关于那个人的称呼。

“……妈妈?”曦律抬头。

“……”妈妈一瞬崩溃,却硬撑着摇了摇头,“没事……”

 

@白桦浊酒【请见主页置顶和个人简介,谢谢💖。暂退。】是华曦的冒险故事——猜猜原创主角的身份~





世界若真

*

天行中的红海paro&部分天行paro

*

有阿酒的华曦串场

——

莲娜的愿望是什么?

“……”

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

“请您聆听我的愿望,尊敬的红海之主。”

·

奇怪,很奇怪。

亚莉莲娜公主手撑着下巴,正思考着什么。

她的守护骑士阿西西一脸担忧,“公主殿下……”

“嗯。”莲娜似乎还是没有回过神来。

“您是有心事吗?”阿西西关切的问。

“……阿西西,这里,没有人居住吗?”她指着的是一个偏僻的宫殿。

“从未有过。”

“对……”莲娜喃喃自语 ,“ta是后来才搬去了……”

ta是谁?

莲娜忽然感觉到一股直冲脑门的寒意,身体止不住的颤栗起来。

“公主殿下?您受凉了?!”一旁的莎莲娜面露斥色:“您昨夜是不是又起来偷吃寒食了?现在是冬季,晚上那么冷会受冻的…… ”

ta也是这么严肃的关心她。

莲娜感觉自己抖得更厉害了。

 ·

“莲娜?”

依洁尔兰拍了拍蜷缩在被子里当春卷的女儿。

“是发生什么了吗?”

她轻柔地将被子拨拉开,捧着女儿的脸对上她的眼睛。

“妈妈……”莲娜抬起头来,对上了女人端庄秀美的脸庞,感觉那股彻骨的寒凉又回来了。

“脸……”她的声音很微弱 ,难以让人察觉。 

“莲娜?怎么哭了……?”依洁尔兰焦急的擦去女儿的眼泪。

“是圣塞少爷和维托少爷惹您不高兴了?”跟在皇后依洁尔兰身后的侍女试探性地问道。

是罗拉……依洁尔兰出嫁时从布莱恩带来的侍女。 

是ta的……

“我的女儿殿下,哭了?”凯特尔一脸阴沉的盯着一路跟着他的费尔德,“因为你的两个儿子……”

“……?那两个小子又搞事情?!——不对!凯特尔,事情还没证实,不许冤枉我儿子!”

“我并不想让诗路菲变成寡妇。”凯特尔看也不看他一眼,径直走到妻女身边。

将哭泣的女儿与面露担忧之色的妻子拥在怀中,手拍了拍女儿的背,无声的安慰。

头抵在妈妈的柔软的胸脯,背靠在爸爸坚实的前胸,莲娜感到一种温暖,一种别样的幸福。

“仿佛被针扎了一下的,微微疼痛的幸福 。”

·

埃辛和哈维尔是在下大雪的时候,入宫来找她齐聚。

“之前一直在维泰博家跟随叔祖们修习剑术,都没时间找您,真是抱歉,公主殿下 。”埃辛带着歉意道。

哈维尔的原因想也不用想,他是圣物指定的继承人——尽管他是个私生子。

“埃辛……你不是被斯海尔托亨博斯的圣皇指定为继承人了吗?”莲娜疑惑的问。

为什么会在维泰博家……?

埃辛眨了眨眼,“我的母亲拒绝了,我也是——不是早就告诉您了吗? ”

“那哈维尔……”

“我不是把每逢这个时候都会来找你——们吗?”哈维尔一瞥埃辛,冷哼。

“咦?”

莲娜咬了咬唇,“那……我有没有兄弟姐妹什么的?”

埃辛与哈维尔对视了一眼,后者疑惑道:“你不是独生子女吗?”

“可是,我总感觉家里少了一个人。”莲娜认真道,“不知道为什么,每到一个地方,我都感觉那里有ta的痕迹,但是……”

ta是谁?

“该不会是凯特尔陛下和依洁尔兰陛下想要二胎了吧?”埃辛开她的玩笑,“您的感觉会不会是他们特意给您的心理暗示——家里应该多一个人 。”

“这样,当您的那位兄弟姐妹出生的时候,您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莲娜猛地一拍,“不可以!”

明明我就是二胎!长皇储明明已经有ta……

ta是谁?

“公主殿下?”埃辛皱眉。

……

“啊,雪又下了呢,公主殿下。”

埃辛笑着抬头,“还有,可真是罕见,居然出了太阳……真美……”

是很美,可是……

“不是太阳照耀着雪,而是雪,带走了太阳的华光。 ”

罗拉忽然出现在他们眼前,向她伸出了手。

“醒来吧,公主殿下 。——只有您能找到皇女殿下。”


@白桦浊酒【请见置顶,谢谢💖。暂退。】 嘻嘻嘻嘻,能猜出后续吗?





“疑为霜裹叶,复类雪封枝”—埃辛番外

埃辛第一次见亚莉莲娜公主殿下那一年,公主殿下七岁。

“莲娜,这是我哥哥!”

“是我哥哥!好看吧?!”

埃辛被他们推到莲娜身前,骄傲的展示着。

他注意到小公主热切的目光,为了缓解尴尬,率先笑了笑,“我是埃辛·卢塞恩·亨博斯。初次见面,公主殿下。”

小公主似乎方才在思考着什么,适才恍然大悟道:“我是亚莉莲娜·蕾格·伊莲斯特瑞·普利·奥格利。你可以叫我莲娜。”

小公主的回礼和她那份纠结的神色让他莫名漾起一丝喜悦,他情不自禁又微笑起来。

这次不带有礼节性。

小公主似乎呆住了,那双清澈美丽的红色眼睛一直盯着他。

他也就这么看着她……她那头银红色的头发看上去很软。

“哥哥!我们莲娜漂亮吧?!”圣塞突然插话。

——很漂亮。

“以后我们要娶回家当媳妇的!”

“嗯,要当我们家媳妇!”

——媳妇……我们家……

莲娜的脸色看上去已经不太好看了。

他制止了圣塞和维托,“这样啊,那你们不是应该给未来的新娘,看到自己最帅的样子吗?”

——给未来的新娘,看到自己最好的一面。

公主殿下优雅且端庄,而他也想成为像她那样的人。

当然,不是要成为公主。

他被圣皇所内定。

如果,他真的能成为圣皇的继承人…… 

他该选择自己想要的,还是顺从别人的决定?

·

“这两个小混蛋,到底死哪儿去了?”

声音很耳熟,但让他很意外。

“……”

“……”

他忍不住笑了。

“那个……”

“我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 。”他这么安慰。

公主殿下好有趣,比他以为的更有趣。

“您比我想象中的有趣多了。 ”

……

“啊,对了,听说你以后要当皇帝。”公主猝不及防的一句话让他僵在了原地。

像是心底隐秘的某一个角落被掀开了一角,就要露出令他恼也慕的情愫。

他不是很喜欢这种奇怪的感觉。

可是公主的一句道歉令他平稳了下来,他摇了摇头说不要紧。

公主咬着嘴唇带着点小纠结的样子很可爱。

……

“哇啊,好神奇,我好想看看。”

他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不受控制的,露出了“惊讶”的情绪。

公主要看圣痕+圣痕长在他身上=公主要看……

……

“我可以……摸摸您的头发吗?”他小心翼翼地道。

公主点了点头。

那头银红色的头发,一如他初见时觉得的好看。

他却开始犹犹豫豫,不敢伸手,甚至假咳了几声。

好软,摸起来很舒服,像极了极名贵的绸缎。

他感觉自己的脸烧了起来,耳根子也在发烫。

·

在斯海尔托亨博斯,圣皇的继承人是神的代理人,是斯海尔托亨博斯权力的绝对拥有者,当选者为了成为最接近神的人,要接受近乎于完美的教育。

那根本不是一个小孩子可以承受的。

可是他可以,他可以坚持下去。

他可以在别人逃跑时坚持下去。

他学会了所有课程,他能将它们都掌握得很好。

成为圣皇的继承人,成为和亚莉莲娜公主一样的人。

……

结束了教区巡礼,他正打算回圣皇厅。

却没想到还能见到她。

“亚莉莲娜殿下?”他不敢置信的开口。

记忆中小小软软的女孩彻底长开了容貌。

玉容生的很干净,却又偏偏生一出股媚意。

一双清澈的红瞳转动时更是媚得惊人。

“……猊下?”







世俗纷扰,不及五色冻卷~

*

皇女现代paro,(被砍掉的青梅竹马线)

*

有客串阿酒的原创角色:  爱丽丝华曦


“那么,今天就到这了?”拉结尔①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楼下的银发女孩,“爱丽丝小姐,亚莉小姐在等你。”

他对那两个同胞女孩很有好感,对她们之间的羁绊也或多或少了解一些。

一切看造化。

“谢谢教授。”华曦朝年迈的老教授鞠躬,“教授慢走。”

这些日子为了准备化学竞赛,她努力了很久,也让莲娜空等了她很久。

嗯……等过预赛了好好补偿她吧。


*喜闻乐见修罗场


没有华曦和阿西西在,莲娜根本拿这两个大男孩没有办法。

“我送你回去。”埃辛温和地笑笑,想要接过她的提包。

“不不不,埃辛你的包已经足够吓人了!我自己可以——”

“呵呵,”哈维尔冷笑,“是我先说要她回去的?”

“……你们可以一起送?”

“……?”

“开玩笑的!我肯定是要等华曦啦!哈哈哈……”

“……”

“……”

“两位少爷,天气真冷。”亚莉莲娜一本正经,“这么冷的天,就让我想起了冷面,那么冷的冷面就让我想起了我亲爱的姐姐。”

冷幽默对救场并没有一点作用。

“亚莉莲娜,”哈维尔看上去一脸鄙夷,“我认为你不应该学习你姐姐的木讷。”

他似乎还想弹一下亚莉莲娜的头,却在中途被埃辛紧攥住了手腕。


*白茶清欢无别事


“莲娜。”救世主带着耀眼的圣光降临。

好耶,battle中场休息。

华曦似乎根本没注意到他们两个之间微妙的气场,仿佛一个没有感情的述言机器:“拉结尔教授说你二模化学比上次丟了整整二十分。”

哈维尔大笑。

“什?!华曦我们不要讨论这种痛苦的话题好不好?”

华曦不为所动,“爸爸会问的。”

“华曦~不要告诉爸爸,我会努力把成绩提上去的!”

凯特尔把莲娜交给她是错误的。

她在面对莲娜的撒娇总是会没有办法作出最理智判断。

“……下次记得不要再粗心,我也会尽量抽出时间给你补习。”

“好耶!和美女贴贴!”

不过,她的莲娜也是,对她的建议言听计从。

埃辛对于她们的互动,自始至终都是淡笑,“如果不介意,找我也是可以的。”

老实说,单就物化两科而言,埃辛的确在整个年级都是尖子,这次的二模单就化学分数就比华曦都要高十几分。

全科排名可能还没什么,单就个科排名而言,已经甩出了很多名。

理科就是这样,要么都会,要么都不会。

哪怕像化学号称“理科中的文科”也不例外,一分就几乎能失之千里。

华曦觉得应该没有问题。

哈维尔觉得埃辛就是最大的问题。

 

*聒噪闲话惹人耳


华曦一直知道,学园里有很多人都看她不顺眼。

在外人眼中,她的确是家世优渥,甚至为人所忌惮,但她并不受太多重视。除了妹妹几乎不与别人交涉过多,礼貌且疏离,是标准的厌世女。

但她是太阳,耀眼夺目。

她再怎么努力低调,总会有人不满她的华光。

更何况学园里有的是被家人千娇万宠长大的少爷小姐,哪一个几乎都比她受宠。

“喂喂,一班的爱丽丝华曦……”酒红色头发的女孩子朝同伴招了招手,恶意的讽笑,“看不出来吧……”

“我们学园里,最会钓的,就是她!”

华曦捏了捏书沿,没说什么。

但这些声音是会传递到别人的耳中的。

莲娜愤怒的起身,要与那个女生理论。

亚莉莲娜是个光明的孩子,善良正直,也被别人善待着。

华曦拉住了她,她不可思议的回头,“华曦……!”

“我知道。”华曦暼了一眼那个女生。

——我知道她的恶意,最纯粹的恶意。

——我也知道你爱着我。

双子之间心灵相通,莲娜在她的安抚下冷静了下来。

或者说她本来也不是过于冲动的人。

但还是固执的往前走,“我想吃五色冻卷了。”像是怕她误会,莲娜解释道。

“帮我也要一份。”华曦点头。

“我跟你一起吧?”

“我跟你去。”

埃辛微笑,哈维尔面无表情。

……为什么你们刚回来就又开始了?!

等等,你们不会打算用书砸死对方吧?

“在图书馆里是打不死的!”情急之下 ,热心市民亚莉莲娜“煽风点火”:“要打去练舞室打!”

华曦:……

有个傻妹妹怎么办?

眼看埃辛与哈维尔的battle又要开始了,华曦一手制住一个,用口型道“快去”。


 ①:拉结尔是原创人物,名字来源于七天某天使

@白桦浊酒【请见置顶,谢谢💖。暂退。】